如果你遭受到校园欺凌会选择反击吗?

文 / im1s 阅读 / 33 May 10, 2022

我妹妹受校园欺凌去世了

我穿上她的校服顶着和她一样的脸

一个女生指着我的鼻子去厕所吃一口屎要跪在我面前吃

我拉住她的衣衫直接扯开

撕衣服泼墨水诬陷羞辱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做的对吗

1

那天晚上全家人正在熟睡家里养的小狗突然疯狂地叫了起来等我走到客厅就闻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

浓浓的久久挥散不下小狗朝着妹妹房门口使劲叫唤疑惑的我推开门就看到……

妹妹穿着睡衣白色的床单上染满了鲜血她手臂惨白血不停地流一滴一滴浸湿了地板

她闭着眼睛就好像睡着了一样我以为这是幻觉使劲掐了自己一下可眼前的画面依旧如此

一瞬间我恍如身在地狱大声嘶吼蒋艺

可是她没有反应

父母的脚步声响起床上的那个女孩依旧没醒

……

蒋艺我亲爱的妹妹她死了

死在那个还没到黎明的黑夜

死亡原因割腕自杀身上有不明伤处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失去亲人的痛苦明明昨晚一起吃晚饭的时候还有说有笑可是夜晚她悄悄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无声无息最为致命

我妈哭得快要断了气我爸死也不肯让棺材合板又不肯火葬

妹妹的尸体被安放在冰棺里足足在家里停放了十日

我哭得麻木只盯着她雪白皮肤上青青紫紫的伤口

然后在看望她的人的假哭真笑中翻开了她的日记本

一页一页我一个一个字地读

日记本里记载的事像嗜血的恶魔贪婪地饮着胜利的血嚣张至极

合上日记本的那一刻我爸终于同意了火化来去匆匆燃烧的火焰里我好像看到了蒋艺

她朝我笑那笑就足以让我拼命

只因为我们身上流的血是一样的

……

爸妈同意让我代替蒋艺上学让我替她完成没有实现的梦想或者是他们也知道了什么

那些我发现的隐秘爸妈未必不知道

他们选择了默许也许我们都需要为妹妹做些什么

她是美术生在离家很远的城市里上学

我是体育生就在本市里上学

我们在不同的学校可有着一模一样的脸

同卵同胞她叫蒋艺我叫蒋黎黎明昼前野火无尽的黎

……

我置办了和她一模一样的文具穿着她的衣服在爸妈的送别下到了她的学校

蒋艺的学校很漂亮握着她的日记本我沉重地往前走

风有些凉我轻轻念起日记本上的内容

……

第一页


3 月 27 日天气心情

段雨在我桌上写了我是婊子还在我的桌兜里塞了很多垃圾

我掏书的时候把垃圾里的酱料沾到了书上数学老师看到后让我去后面站着听课骂我没有好好学习

段雨起哄老师却只是轻轻叱责几句让她安静

面对我她却说蒋艺你真是个废人你看看你桌子乱成什么样子了

心情很差好想哭眼泪不停地流可是我知道……

辩解没有用他们只觉得是我事多


3 月 28 日天气心情

我的校服被人换成了男生的后背还被泼了红墨水

洗了一个午休也没有洗掉我知道是付芳做的可我什么也不敢说

上厕所的时候我看到了我的校服在厕所的角落上面还写着我的名字

可是我的名字都好恶臭

……

3 月 29 日天气心情

不知道是谁写了封情书说是我写给隔壁班草的他来我们班里狠狠地嘲讽我了一顿

我不敢照镜子我觉得自己好丑陋可我没有写那封情书

……


3 月 30 日天气心情

篮球课上段雨故意把篮球砸我头上还朝着我的小肚子打

她还会说蒋艺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好意思啦

那个笑真好看真刺眼真残忍

……


3 月 31 日天气心情

我的梳子找不到了可我不敢借别人的付芳把口香糖扔到我头发上揪都揪不下来好疼

好想哭可是没力气哭

……


4 月 27 日天气心情

他们说我偷东西了可是我没有拿为什么坏的事情一定是我干的呢

好像谁都可以栽赃给我能不能让我不要受欺负了

姐姐保护我神明保护我保护我一次好吗

……


5 月 1 日天气心情开心

我要回家了逃离这个地狱了我要开心起来这样家里人才会觉得我过得好

我回家啦

……


6 月 5 日天气暴雨心情

段雨撕了我的衣服拍了照片传到贴吧上

我不是婊子我不是……

可是有人信吗

……


6 月 8 日天气小雨心情

她们终于把照片删了但我要答应每天给她们打饭擦桌子接水跑腿抄作业

万幸终于饶了我一次

……


6 月 30 日天气心情

我的成绩变得很差班主任听信谣言说我谈恋爱了不好好学习他让我好好反省

什么时候才能变成一个更好的人呢

我想好好地睡一觉不是潮湿的被子而是干净的棉花被

……


7 月 9 日天气心情……

要回家了吗我好累啊只想休息一下

……


8 月 9 日天气心情……

是不是快开学了……

我不想……

……


8 月 11 日天气心情……

我要走啦去另一个世界我爱爸爸妈妈我爱姐姐

再见不要想我

对不起……

……

厚厚的日记本后面只剩下一堆白纸

……


小时候我和蒋艺必须要睡在一张床上谁也不想和谁分开

生日那天蒋艺用她攒了好久的零花钱为我买了一双名牌鞋

她知道我爱吃糖醋排骨知道我喜欢的一切

我也爱她和爸爸妈妈一样爱她她知道的

我们会为了让她开心去游乐场我会学猪叫只为了哄她

明知道爱她的人会伤心却还是义无反顾地离开到底是对这个世界有多失望或者绝望呢

我不清楚可我却能体会到那种绝望义无反顾的绝望

因为我们身上流着一样的血

……

预备铃响起

我刚走进教室的时候班里很安静大概是因为高三了学习氛围还算好

蒋艺说过她在倒数第二排坐着

远远一望倒数第二排有两个空位蒋艺爱干净我径直走到那个位置又听到班里学生的轰然大笑

一个女孩指着我的鼻子说蒋艺你傻了连自己的座位都忘了

她还化着妆眼线画得一点都不流畅口红也涂得很廉价

我打开书桌里面的书里写的名字叫付芳不知道是不是眼前这个女孩

我看了看她有些近视走上前才看清她的胸牌

她叫段雨日记本上的段雨

似乎很不满我这样看着她段雨挑着眉站起来推了我一下什么眼神滚远点跟个瘟疫一样

她本就是瘟疫啊

一个女孩接话甚至没看我一眼不停地照着镜子

我笑了笑没回答走到那个肮脏的位置满是垃圾和废纸桌子上还刻着谩骂的语句

手有些颤抖内心瞬间就被愤怒侵占妹妹到底经历了什么到底犯了什么错……

想起那晚她惨白的胳膊决绝的神情我忽然有了一丝触动

随后我安静地坐着像蒋艺一样可是又不一样

我冷血足够理智我狠毒足够凶猛

她的日记本第一页的下方我重重写上

我的妹妹受校园欺凌去世今天我穿上她的校服顶着她一模一样的脸

为什么来

来报仇


我的座位就像公共垃圾场一样不停地被人塞进各种垃圾袋油腻的包装很恶心

刚上完厕所回来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零食垃圾袋红油从上面滋滋地流下来毫无意外渗透到了书本上散发着恶臭的味道

难道扔到我这里就可以减少垃圾污染保护环境吗

我不以为然站到了讲台面前

蒋艺从小就喜欢忍气吞声她会将烂摊子收拾掉会将所有的委屈往心里咽但是我不怕

是的我不怕

我们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家里没有什么权势地位但我知道有一个代表着公正的机构可以帮我我来这里不过是搜集证据而已

底下的他们面面相觑疑惑的是我今日竟然没有哭哭啼啼地坐回去将座位收拾干净

快要上课了他们开始慌张我依旧一动不动

付芳站起来拍了拍桌子拧着眉吼蒋艺回到你的座位 ok快要上课了老师快来了

底下的学生轰然大笑段雨阴阳怪气地嘲讽

人家金贵得很外地人都看不起咱们都不屑于跟你搭话真清高啊

她好像完全不知道这句话的伤害有多大淡然地喝了一口水扭过头又嬉皮笑脸地和别人打闹

一句又一句刺耳的话像刀子一样戳进人的心里拔出来的时候将血都吸干了

数学老师走进来的时候我还在讲台上站着她熟练地将课本放下转头问我蒋艺你怎么不回座位

不知道是谁在我的座位上放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望着她回答直勾勾地盯着她

我想要体会一切体会蒋艺的绝望体会她无助时的泪光

爸妈那么努力地教会她热爱这个世界可你们扼杀了她想活着的勇气丝毫没有悔意

数学老师依旧推了推眼镜眼里的轻蔑悄然划过低声嚷回座位下课再说

对我或者说对蒋艺她只有这几个字仿佛那些作恶者就该被饶恕

老师我的座位不能坐了勾起唇角我淡淡吐出几个字

轻飘飘的几个字对于蒋艺来说是从来不会有的勇气

我比蒋艺要高很多声音也要更粗犷些

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发现端倪

或许是因为被排挤得多了蒋艺的一切在其他人眼里都变得无关紧要

还好这是个私立学校像我们这样小门小户出身的家庭履历从不被注意否则蒋艺还有个双胞胎姐姐的事儿不会没人知道

那么我要扮演她将会更加困难

可是你看现在我甚至不需要去刻意模仿她因为没有人会注意到她

数学老师一脸反常地看了看我头一次她想走过去看看蒋艺的座位

倒数第二排最容易让人忽略的那个座位一直埋头的那个女孩的座位不自然的情绪滋生的时候唯有眼神是最真诚的传递

她正要走过去段雨站了起来老师班长都让她回座位了她就是这样特立独行搞得像我们不让她回座位一样蒋艺快回座位啦我们都等着上课呢

短短几句话将一切归于只是学生之间的玩笑调皮的语气好像能解决一切荒谬

听到这话数学老师又不屑地笑了笑将一切归于学生的调皮语气开始严厉

蒋艺现在正是关键时刻能不能把心思放到学习上快点回座位

老师我的座位不能坐了老师可不可以再往后走几步

我求她看看我的座位看看这里有多狼藉

祈求的语气却又好像命令一般我在心里叫嚣着能不能再往后走几步就几步你就能看到阴沟里的人在怎样艰难地生活

什么时候班级成了严重的等级划分区

前排的学生理所应当地享受榜样的荣光长相优越的学生调皮地将施加给别人的绝望变成欢乐

而阴沟里的人就好像待在水牢里一样看着黑板上解救自己的公式又在别人的欢乐里失去了生命

老师再走几步好吗我再次求她

为什么为什么不多走几步为什么偏让我的妹妹受苦

为什么为什么你是学生的光却没能照耀在我妹妹身上

那样的目光空洞却又泛着坚毅的光她动摇了

亲眼看着段雨的眼神变得紧张一步一步像是踏入了地狱的门

长长的教室里那么多的学生她一个一个地看又觉得陌生

恶臭的味道闻着就想吐……

那些垃圾袋掩埋在前排学生高高扬起的头颅后掩埋在欢声笑语之中

或许她永远都不会发现只要我继续忍下去回到座位继续掏出书本学习上善若水所有的一切又会掩埋在时间里任我的妹妹掩埋在黄土里

那个会笑会调皮的妹妹那个记得我一切爱好的妹妹那个说要等我得了冠军后第一个拥抱我的妹妹

留给你们的是快乐对吗

我们呢

无尽的痛苦和黑暗像爪牙一样撕扯着心脏的疼……

我不想流泪可我想我的妹妹

前排的学生挡住了她的座位后排又是摄像头的盲区在这个一切看成绩的学校没有人会在意一个在阴沟里看不见阳光的女孩

郎朗的读书声要多大才能掩盖住颤抖的心脏

这是谁干的数学老师终于停住了脚步

她有些哽咽吞了一口气又问

班里忽然变得安静起来只剩下板凳推拉的声音

没有一个人承认承认他们是同伙

她又继续问这是谁干的

语气不善谁都能听得出来我爽快地擦擦泪这才刚开始而已

段雨颤颤巍巍地举起手满怀歉意地说

老师我不小心将垃圾袋放到那里了我告诉蒋艺让她帮我拿走的

她慌忙地暗示我颇具威胁

我歪着头嘲笑地说我并不记得你什么时候跟我说过这句话

你们用垃圾填满我的课桌我的课本被垃圾染脏了我的书桌到处刻着恶心的字你们做这一切并没有获得过我的允许

我并没有和她们开过这样的玩笑也从没说过允许她们把垃圾放在我这里

掷地有声像是石头一般控诉着她们所做的一切可是这远远不够

数学老师忍了一口气终为人师不可受辱

我会告诉你们班主任蒋艺跟我去办公室

她提着书又一步一步回到了前排

段雨扔给我一个眼神威胁又可怕她气得将书本扔到了地上

我挑衅地看着她笑着笑得很潇洒

走到段雨跟前我悄悄说了句

是谁告诉你们做这样的事情不会有报应世间皆有因果万物终会循环世界循环了无数遍的道理始终都在说着一件事你若做恶终会自戕

段雨你的报应要来了


走出教室我按下了录音笔的暂停键

手机里的照片发给了金律师他回话继续

段雨的父亲是当地最有钱的人声名显赫学校里没人敢惹她

我不知道这人间到底有多少好人只知道当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是街头最默默无闻的律师事务所向我敞开了门

他说我愿意帮你


这只是一小步班主任严厉地警告了段雨还有某些人

很快尽管有人极力压着这件事但段雨仗着他爸有钱在学校欺负同学的恶行还是传了出去

班里的同学好像一夜间明白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他们以为的只是偶尔地跟风扔垃圾偶尔地恶作剧地在同学桌上刻字原来是如此恶劣的行径

段雨的名声突然间狼狈起来而我的座位上再也没有垃圾了

蒋艺你看到了吗

忍耐只会让欺负你的人更嚣张

你以为我只是告诉老师吗

这样简单的操作谁都可以想到但没有人能保护得你一世要彻底杜绝这样的恶性就要让施暴者得到应有的惩罚

我期待段雨的反击期待着她们亲手撕破自己的面具

我迫不及待地收集证据迫不及待想让她们尝一尝尝一尝失去的滋味

……


2

隐藏在黑暗角落里的孩子也有权仰望天空也有权利去拥抱阳光

我亲爱的妹妹安心地睡吧

安静有一种魔力会让人觉得片刻便是永恒

来到这里后我要随时面对被欺负的窘境很少安心的睡觉

段雨被严厉批评了班级里的风气终于也安静了些没有人再肆无忌惮地欺负我羞辱我

……

数学老师上课的时候总会往后排走一步两步慢慢让光洒进了阴沟里

可我知道这不是结局这段安静的时光比我想的要长两天

时间已过所有人慢慢地又忘记了一切

我的座位没有了垃圾可暗地里的动作却越来越多

刚上完体育课我发现书桌很明显被人翻动过太明显以至我都怀疑这群人做事是完全不会清除痕迹的吗

又或者是这就是她们故意为之

我若无其事地坐回座位书包的拉链被人拉开过她们好似就等着我到场戏开始了我是主角

段雨将自己的书包扔在地上书随意地散落一起她不停地说我的钱包呢我的钱包呢

其他人纷纷附和又小心地安慰是不是落在别的地方了是不是放到寝室了

她摇头坚决肯定是有人故意偷了这个钱包

付芳立马接话那肯定是跟你关系不好的人啊不然谁会偷你的钱包呢

顺藤摸瓜这群人马上就提到了我

所有的人开始怂恿怂恿着一场戏他们是看客而我是主角

他们开始无限地羞辱我有人将笔扔到我头上笔尖划伤了我的脸颊没有人敢去阻止

段雨趾高气扬地走到我面前她用高傲的姿态告诉我蒋艺你是故意的你故意偷了我的钱包

别反驳你就是故意的你觉得就欺负你的是我所以你就只记得我一个人你想报复我对吗

你这样做真的很恶心假清高看不起谁呢

一句一句就好像我真的做了一样如果不是早有防备或许我还真的以为是我偷了她的钱包

看戏的人一脸期待期待我有什么反应甚至开始起哄要把班主任喊过来

段雨把我拽起来轻蔑的眼神里闪着光那是看到猎物的光十分刺眼

蒋艺你拽什么拽你一个外地来的还敢跟老师告状长本事了啊

你以为告老师我就能饶了你吗我告诉你我很生气我可是乖乖女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就是你破坏了我的形象

说什么万恶终有报应我什么都没做错错的是你

像是死亡的宣告或者死神的声音

我不知道蒋艺这个玻璃心听了会怎么样或许依旧软弱地待在角落里

段雨揪着我的衣领像是森林里的猛兽咆哮着无关对错

我推了她一把对着她说段雨记住你现在的样子

她依旧想要拉住我我离开座位走到中间瞟了一眼摄像头

狮子从来都是战斗型动物越扯反而越来劲

段雨飚了句脏话上前朝我的小肚子踢了一脚

付芳拍了拍桌子说打得好周围人开始起哄拍桌鼓掌

好像这是西班牙的斗牛现场我是那只失败的母牛

可是我却笑得很开心段雨朝我脸上打了一拳觉得不爽又扇了我一巴掌

嘴角滋滋冒着血我裂开嘴嘲笑她要不你笑一下我怕你以后笑不出来

她气极了甚至开始发狂

或许觉得服从和忍耐就是我本来的样子所以我嚣张的时候她会特别愤怒

你就是个小偷我的钱包肯定在你身上搜身

付芳给我搜她的身

妈的婊子狗东西给你脸了

我朝着摄像头看了一眼好像能看到火苗里的蒋艺她朝我笑然后走远

她们将我推倒在地上男孩子兴奋地吹着口哨而段雨像是疯狂的野兽将我的衣服扒开一层一层的校服被扯开

蒋艺你去跟老师说你座位上那些垃圾是你自己然后去厕所吃一口屎知道吗要跪在我面前吃

教室里爆出出轰然大笑声看热闹的过客觉得更加精彩了

我能看到段雨画得丑陋的眼线像是虫子一样恶心至极

我的衣服被脱到只剩一件白衬衣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将脚踩在我的脸上踩得很用力

浑然间付芳说段雨快上课了又是数学老师的课

好不容易进行到这里怎么能说结束就结束呢

我拉住她的衣衫直接扯开她像嗜血的恶魔一样一巴掌打向我

你还敢还手

婊子

终于愤怒终会将一个人推向深渊吞噬一切理智

当数学老师拿着书走进来时段雨正发了疯地扯我的衣服所有人立马回到了座位上而她的嘴里还在说着

蒋艺你这个婊子你竟然敢打我

不要脸的贱人

扬起要打我的手又瞬间被截住她抬头看到一脸严肃的数学老师

……

终于……忍下来了

我咽下一口气或许还将血咽了下去

段雨你住手

数学老师将段雨拉开看着段雨手足无措的样子我竟然觉得她有些可怜

装得太久了或许连自己是什么样子都忘记了

时间就好像静止一样吵闹声欢呼声都消失了淹没在数学老师的声音里

她将我扶起来不停地问怎么会这样呢你们在做什么

你们想要做什么呢

怎么是……是这样呢

怎么……是这样啊

我的妹妹啊她就被人堵在阴暗的角落里摄像头的盲区里被人羞辱被人扒光像猎物一样被人宰割

怎么是这样啊

我只是把这些阴暗角落里的一切展现给你而已

她有些崩溃在她眼里一直是好学生的女孩会做这样的事

扯着喉咙满是失望地嘶吼段雨你这样还是个学生吗

没有退路了就好像被人看到自己最黑暗的一面一样她害怕地解释

不是这样不是这样

可笑吗

我扯着嘴角笑血慢慢滴下

你说我偷了你的钱包

可是你的钱包就在你的身上

段雨我扯你衣服的时候摸到了

所有人的目光开始反转我笑着摇头在撕打中我将她放在我书包里的钱包送了回去

刺激吗

挺刺激的

……

她不可置信地从怀里掏出钱包像烫手山芋一样扔掉

这是她最后的证据最后的稻草

也是最后解释的机会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你蒋艺你算计我

她疯狂地叫嚷像只发狂的狗不停地叫

蒋艺是你

你这个婊子你故意的

我要撕了你

数学老师终于忍到了极致大声嘶吼够了

段雨你够了

你知道吗欺凌是犯法的

跟我去办公室

段雨吓得摇头我不去我不去我不要去

班主任一定会给我爸打电话我不要

数学老师冷哼一声直接往办公室走顺便喊上我待会去医务室

她出了门我笑出了声

笑得很凉

我说了段雨你会遭报应的

你的报应来了

大笑三声我走出了门口看着她惊慌失措真舒服……

我终于得到了证据去医务室的同时悄悄溜进办公室把摄像拷贝下来

发给金律师时他同我打了个电话

我站在风里很久吹着凉风好像就能清醒

他说一定很疼吧

很疼

很疼

妹妹你一定很疼吧

对不起蒋艺

……

班主任将段雨的家长叫了过来段雨回家了

付芳一样跟着回家

她们回家反省而我回家疗伤

拿着请假条我走到了金律师的事务所

手里还有我妹妹的尸检报告

……

第二天

正在家里思过的段雨收到了人生的第一张法庭传票

金律师将我挨打的视频传到了网上瞬间引起轩然大波

关于段雨的一切都被扒了出来奢侈的私生活作风不良

记者采访我的父母采访我

那些视频都是蒋艺的名义

而我只是她的姐姐

21 世纪最伟大的发明就是互联网

她父亲也被扒了出来

因涉嫌受贿腐败段雨的父亲被司法部门拘留查看

蒋艺天亮了

……

我在金律师的事务所待了很久养了伤锻炼了一下身体

段雨和付芳还是找来了她们带了五六个人将我堵住

蒋艺你真是个婊子我小看你了

看我今天不打得你叫姐

她嚣张地推着我丝毫没意识到身上已经有命案了

我不叫蒋艺我叫蒋黎拍拍手我将衬衣解开


金律师自动将摄像头关了诺大的事务所里我们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一步一步我像恶魔一样看着她

扬起手狠狠的一巴掌将段雨的头按在了墙上付芳想要阻止又被我踢到了地上

撕衣服泼墨水诬陷羞辱污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做的对吗

她被吓得不清声音颤抖地问你到底是谁到底是谁……

我是谁此时此刻我竟然有些想笑

你不是一直在辩解吗

你害死了我的妹妹我是蒋黎她的同胞姐姐

我是蒋黎我的妹妹蒋艺已经被你害死了

狠狠地砸向她的头我的怒气我的眼泪我的家我的妹妹……

淹没在她不停的说对不起中……

对不起是啊你对不起她

我下手很重却都不是要害

对不起留着去监狱里说吧

……

和解未果影响恶劣段雨和付芳被判处了有期徒刑

段雨的父亲也被拘留

……

蒋艺天亮了我带你回家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