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回保研之路

文 / im1s 阅读 / 320 June 5, 2022

我的保研资格被顶替了

顶替的人是我大学同寝室室友顾筱

为什么知道是她

因为她连推免的资格都没有却成功保研

保研失败后我找了导员却被一口回绝还让我不要耍心眼自己得不到就嫉妒同学

愤怒的我准备去举报他们却得知学院某领导是顾筱的叔叔

1

我保研失败了

拿着所有资料从导员的办公室里出来的那一刻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哭得昏天暗地

我不明白之前在保研群里我的绩点虽然不是前三可也是中等面试情况也不错

本应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却打了我个措手不及

眼泪滴在资料上我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直接把它们都扔垃圾桶里

我又哭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控制住自己回到了寝室

刚刚打开寝室的门就看到里面一片欢快

江雪真是太棒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茜茜直接跑过来抱住我一起跳抱着我一起转圈圈

旁边的小雨也欢呼着

江雪你知道吗顾筱也成功保研了这样我们寝室就有两个保研成功的了

本来还有点懵的我这一刻心落到了谷底

我敏锐地看向顾筱发现她正笑眯眯地看着我

这一瞬间我手脚冰冷

今天晚上你们俩一定要请我们吃顿好的耶耶耶~

另外两个室友还在欢呼

我的心如坠冰窟

我连续三年成绩年级前 5活动实验研究积极参加在最终名单出来之前一直排名靠前保研失败

她成绩中游甚至连推免的资格都没有却成功保研

三年时间三年努力在这一刻全都成为了一场笑话

名单上没我我说

刚刚还一片热闹的寝室瞬间安静如鸡两个室友一起看向顾筱

顾筱你推免的资格都没有怎么保上的我直接问了

她走过来把寝室门关上

之前我填表弄错了还好发现了赶紧改正过来绩点上去了当然就有资格了

她这分明是狡辩

保研群里每一条加分都列得清清楚楚我们寝室一共 4 个人所有人一起算过分她现在告诉我她弄错了

笑话

我气得发抖直接走到她面前顾筱你到底怎么保上的

你别胡说你不要因为你自己没保上就污蔑我

我直接就要上手了

室友见情况不好赶紧过来把我们分开

两边好好劝

但我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直接和她吵起来了

吵到最后双方都火大最后她说不管你服不服现在保上的是我你就是失败了

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她眼底的得意

我气红了眼恨不得冲上去暴揍她

可是最后还是被拦住了转身冲出了寝室

2

我在安全通道里哭了

一边哭一边拿起手机看群

我们学院这一次有 10 个名额

我本来牢牢占据第 5 的位置现在第 5 是原来第 6其他顺着往上挪最后一个是顾筱

之前我得知自己失败就直接拿资料去找辅导员了也没仔细看

这一看发现除了我和顾筱替换了以外其他几个人都在

说没有鬼我不信

想想我这些年的努力再想想顾筱那小人得志的样子我咽不下这口气

我擦擦眼泪翻垃圾桶把之前的资料拿出来再一次敲响辅导员的门

他看到是我叹了一口气

周老师我知道顾筱保上了我也不和他扯其他的直接说了

我把那些资料放在桌面上红着眼问他我的资料都在这里周老师你也知道我的情况十个人除了我以外所有人都正常为什么偏偏是我不行

我就差直接说我是不是被顾筱顶替了

他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后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他说江同学我很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可是这就是最后的结果

这么异常的情况就是最后的结果

就这么搪塞我

我快气哭了

周老师我希望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会去找校领导反应校领导不理会我会曝光这件事一定要给我一个说法

他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那你可要想好了

他这什么意思

江同学我知道你平常成绩很好可是顾筱同学也不差你不要太专注于同学之间的内斗

现在距离考研时间还有 3 个月老实把心思放在复习上你还有机会考上

他这又是什么意思

我内斗

我看不得顾筱好

我无理取闹

真好

我算是明白了

我拿了资料转身就走

一边走一边在脑子里想怎么举报他们

我就不信他们还能只手遮天

可是才刚刚从学院楼里出来就看到了学院领导之一同时也是我们某一门课教授的顾成萧

以及顾成萧身边站着的顾筱

她好像早就知道我这会儿会出来

看到我之后笑眯眯地对旁边的顾成萧叫了一声——

叔叔

3

叔叔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们

大学三年和我同寝室的顾筱从来没有和我们透露过顾成萧是她叔叔的事

我对顾成萧的印象也很好一直觉得他是一个很厉害的老师

我很尊敬他

可是现在……

我忽然发现他们都姓顾

以及之前所有课程分数都是中游的顾筱顾成萧的那一门课成绩却是年级第一

之前我没多想只觉得顾筱那门课学得特别好

现在看来……

顾成萧笑着拍拍顾筱的肩膀然后看向我

江同学我听筱筱提起过你你们是一个寝室的同学吧

他来到我面前

保研的事情我听筱筱说了

我没应

他笑了笑继续说事情已经成为定局不可能再改你老实点准备之后考研吧

凭什么我这时候还不明白是他暗中操作了这一切就是个傻子了

江同学我说了你如果老实考研你的考研成绩该是怎么样就还是什么样如果心思杂乱很有可能就考不上了

我猛地抬起头看他发现他正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

你威胁我我说

我可没有他的话滴水不漏我只是建议毕竟人生嘛总是有各种意外

他稍微顿了一顿对了我记得你们隔壁系的有个人前两年因为什么被开除学籍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他提起这事好像风牛马不相及但是我明白他的意思了

我不确定他是否能无中生有开除我的学籍但他的意思很明确

那就是——如果我不安分守己就能让我连考研的机会都没有

那边顾筱笑眯眯地看着我还得意洋洋地挥了挥手

我的牙都快咬碎了

整个人气得发抖

可是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一刻我真想大声告诉所有人他们对我做的事情

可是身体却直愣愣站在这里一动不动

满心的恨

顾筱走到我们身边

看来你已经想好了她说眼里的得意一清二楚

这一刻我恨不得直接伸手把她掐死

可是我最后什么也没有做

只眼睁睁看着他们叔侄两人笑着聊天离开

为了庆祝我保研成功今晚你可要请我去吃顿好的

那肯定你爸妈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待会儿一起庆祝

……

烈日炎炎我周围的所有都变得不真实

一口气上不来差点晕过去

4

我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

搬出寝室的那一天所有人都沉默着

沉默也好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我给茜茜和小雨留了我的地址就走了

我做了一个决定

暂时隐忍

如果在这个时候闹无论能不能把他们拉下水一定会影响我三个月后的考试

万一维权没成功考试又耽误了得不偿失

我不如假装被吓到了假装听话然后从长计议

一切等到考研结束再说

当初为了以防万一我准备了两手方案

保研不成功我就考研

只是因为分心了所以考研的准备程度可能没有其他人充分

但是好好复习应该会好一些

于是三个月的时间我憋着一口气把可以利用的时间全都利用上

终于考试的时间到了

我考的是外校考试场所选了我这里本地的考点考场正好在我本校

我本来基础就不错加上这些天的努力许多东西也都得心应手

一切都很顺利直到最后一门时我在考试前半个小时就忽然腹泻不止

我在厕所蹲得整个人几乎虚脱

虽然已经吃了止泻药可是这明显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停下来的现在去打点滴也来不及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我考试这几天格外小心就是为了防止意外

这几天我谁也没见中午也是在食堂排队打的饭

可是意外还是来了

学校群里没有大面积腹泻的消息我立即翻遍了自己的随身物品最后发现在我的水瓶上有一个针孔大小的洞

顾筱

一定是她

顶替我还不够现在要彻底断绝了我的读研路

我不会放过她

我一定不会放过她

如果说三个月前顾成萧的那一番话让我决定暂时隐忍以谋后动那么今天顾筱的行为让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我恨她

无论能不能考研成功我都一定要让他们身败名裂

5

我把肚子里可以拉的东西都拉完了到最后拉的都是清水

坐在考场上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飘的

监考老师担心问我情况我也说没事

我会考完的

我一定不会让她如意

或许是止泻药开始发挥一点儿作用也可能是我拉得都没的拉了加上我的忍耐硬是憋着不上厕所

肚子一直在各种叫唤翻江倒海地绞痛

在考试结束的那一刻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拉了一裤子晕死过去

6

我是被救护车送到医院的

中途我迷迷糊糊的意识抽离

大学三年我一直以为我们寝室关系就算不是所有寝室里面最好的也算是不错的

平常虽然会有争吵可是也都是正常没过多久就和好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她竟然会这样对我

保研的有 10 个人我又是处于中间的换末尾的人比换我更稳妥可是她偏就选了我

她明明已经成功保研了我自己来考研她却要赶尽杀绝给我下泻药

说明她心里一定恨极了我

大学三年我目标明确心思都放在学业上我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她

或许……

我想起了一件事

大一那一年有一段时间她一直盯着我

早上一定要比我起得早

晚上一定要比我睡得晚

每天问我今天干了什么你学习了多久

然后说她比我学得更久

那时候我还因为这事在寝室里和她吵过一架

我说我不喜欢这种被监视被当假想敌的感觉

她说她没有只是想和我一起努力把我当榜样

后来我觉得可能是我想多了就和她和好了后来她也没这样干过了我也就没放在心上

后来的几年时间里我们大家都相处得不错只是有一次我看到她自己一个人拿着成绩单在楼道里哭

难道就因为这事

可是她成绩中游比她成绩好的不止我一个难道就因为这事要毁了我读研究生的机会

更别提我的所有都是通过我自己的努力得到的

或者还有其他我不知道的因素

但无论因为任何原因我都不会放过她

绝不

7

医院救治及时

我现在正躺在病床上输液

脱水了

意识还有些迷糊可是晕过去之前考生们无恶意的嫌恶与惊叫依旧历历在目

嗡嗡

放在一边桌上的手机响了一下

我拿过来看了一眼

是茜茜的关心消息

我没有立即回而是看了一眼群聊

果然学校群里都是讨论我拉了一裤子被救护车拖走的事

嗡嗡

又是一阵提醒

我看到了顾筱的消息

她发来了一张图片

是我倒在自己的排泄物里的场景

又是一张图

是一个帖子标题是——

今年考题那么难吗听说有人考得都拉了还被救护车带走了

然后是她语音里放肆的笑声哈哈哈江雪看你这样子真是一战成名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的这些消息我的内心竟然很平静

因为我要开始计划了

8

顾成萧这游刃有余的样子一定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情

否则顾筱也不敢直接指定换我这个人

而且我相信顾成萧一定会防备我不会只是言语上的威胁肯定做了一些实际上的事情甚至还有后手

我之前找了辅导员两次都被坚决回绝而且他们现在已经注意到我了我之后的行动必须一击必中

还有顾筱

她想毁我前途我也不会让她好过

但首先我要先脱离他们的掌控

9

身体刚好了一些的时候我拿了我那个被扎了孔的水瓶给医生

得到了确定的证据

在我住院期间顾成萧来看了我

最近挺安分的不错我听说你考最后一门的时候情况不好他指指我的吊瓶

我冷笑好不好他们不是最清楚吗

他像是没有看到一样江雪按照你这情况要么不过要么擦着国线低空飘过你想考的学校恐怕不会录取你了

我没应他的话

他继续说如果没被录取可以选择调剂

江雪我能肯定到时候我们学院有名额

他看着我笑得阴恻恻的

我忽然就明白了

顾筱不在一开始就让我无法进入考场而让我在考最后一门时发生意外不仅仅是她个人的泄愤行为更包含了他们的行动目的

为的就是让我调剂

既然之前我为了考研选择低头那么现在我就会为了研究生名额再次低头

之后的几年更是被他们牢牢捏在手里无法反抗

就算我在他手下研究生毕业了我也无法反水因为我就是通过他得到名额的我如果举报了他我自己也会连带受损

连环套

真是好手段

但是如果我考不上呢

考不上他们恐怕也会有其他办法

这就是你们不担心我考试之后举报的原因吗我说

他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

你不用现在就回答我好好想想吧顾成萧留下这一句就走了

看上去胸有成竹

10

我恢复得很好

没多久应该就可以出院了

很多同学朋友来看我

茜茜和小雨一早就来了后来是其他的同学

其中包括了保研成功的另外 9 名同学

因为我之前一直都是中位数加上现在就我一个倒霉要考研的所以目前来说大家都还过得去

我还以为你能保研在其他人都离开了以后程屿忽然对我说

程屿和我同系成绩一直很好保研也是无可争议的第一

大学三年因为我们是同系同学加上是各种活动的搭档所以算是不错的朋友

只是朋友

他有女朋友我心思也在学业上对他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平常除了学业上的事情以外我基本上不和他联系

关于顾筱的事情在尘埃落定之前我暂时不想和他多说只随口说了一句这不是倒霉吗

他指指我吊瓶考试拉肚子到脱水也是倒霉

我笑笑可不是嘛就是倒霉

命犯小人可倒霉了

他或许看我不想说叮嘱了几句就走了

我也没多说只是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我立即拿出手机给某人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没过一会儿——

嗡嗡

我得到了回复

果然如此

11

没过多久我出院了

出院后我通过仔细回想找到了他们可以扎我水瓶的时间段一个个去确认成功拿到相应的食堂监控画面

再拿着这画面找到了那个撞了我趁机下泻药的人依靠监控画面得到了证词

所有东西都走正式程序保留证据

并且在两周以后我收到了一个快递

看着快递里面的东西我冷笑

再然后就是等

我知道无论是我还是他们都在等

但我有足够的耐心

终于分数出来了

我的最后一门的确发挥失常了可是当初我用尽我所能写完了

加上前面几门都正常发挥所以我超过分数线还是不少的

可是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还是报考学校的分数线

又过了两周我得到了结果

我过了报考学校的分数线拿到复试资格

还没等我欢呼两声手机就响起来了

我一看

是顾成萧的电话

他能查到我的分数在我意料之内这个电话也在意料之中

虽然距离复试还有一段时间我也不知道是否能够被成功录取但是现在轮到他们开始紧张了

我不知道顾成萧的这个电话是为了和解还是为了进一步地胁迫我但是我已经不想去理会了

我直接挂断他的电话拨通了 110.

电话刚刚接通我就说我要报案有人害我……

12

几个月前得知保研资格被顶替我想讨回公道到处碰壁甚至被顾成萧威胁后我的选择是先考试

因为那个时候的我想着无论如何肯定要先考试

如果那宝贵的三个月时间都要用来扯皮无法专心备考一旦扯皮维权不成功那么这些年来的努力都白费了只能之后再战

我不甘心

所以打算一切等到考试结束甚至等到确定拿到录取通知书以后再秋后算账

而考最后一门我拉肚子到脱水的那一刻我把心里一旦考不上要不要先隐忍再战这个选项给排除了

我不会再任由他们威胁欺凌了

我本来在医院输液那会儿就想要报警

但是想想那不是最好的时机

我本来打算等到确定拿到录取通知书时报警这样比较稳妥可是顾成萧来找我了

他的目的是让我调剂今后在他手下当他的研究生好继续掌控我否则我离开这里以后很有可能反扑

所以一旦我得到外校复试资格他一定会阻挠

无论是开除我学籍或是用其他小动作都会是在这关头

刚刚他打来的电话就证明了这一切

所以我要在现在撕破脸

让他们在这个时候自顾不暇分身乏术从而没空给我造成威胁

当然他们也有可能狗急跳墙

可我也没想到更好的办法可以躲过这一劫

人生不可能事事都有百分百把握总要赌一赌

所以现在我报警了

因为很早就有想法所以我一早就找了律师做了相关方面的准备

在金钱方面我爸妈给予了我全方面的支持

我拿着所有公证过的证据和早就联系好时刻准备着的律师一起去报案

很快顾筱就来了身后还跟着她爸妈和顾成萧

江雪你到底要对我干什么才刚刚到顾筱就指着我尖叫道

我冷笑当然是追究你在我考试前给我下泻药的事情故意伤害这可是要判刑的

你胡说她立即狡辩你自己吃错东西拉肚子了还来污蔑我

说完她立即转向那边的警察她都是胡说的事情都过去了那么久了她没有任何证据

警察叔叔你们不要听她诬蔑我她就是嫉妒我

是不是诬蔑你自己最清楚我说然后看看一边的律师

律师立即帮我上前周旋

毫无准备的顾筱和她爸妈一下子就被弄懵了

他们一起求助地看向顾成萧可是我猜顾成萧肯定不会想到我会报警

否则也不会是现在这脸色了

他目露凶狠地看着我径直走到我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江雪你跟我出来一下

跟他出去

笑话

凭什么我往律师身后一躲

你就没有想过我给你打那通电话能决定你的最终结果吗他一字一句地说

13

还神神秘秘地说最终结果

不就是我的复试资格与结果吗

我头一扭警察叔叔他威胁我

其实不用我说警察就已经过来制止了

我的律师也挡在我的面前为我说话

然后就是双方的扯皮扯到了最后顾筱那边只能一个劲儿地重复你们有本事拿出证据来啊我们说了没干就是没干你们没有任何证据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我早就留有证据了

那瓶水我一直小心保存我在医院的所有单据验伤报告律师交代的所有相关证据都保存得好好的

只是我才刚刚提交这些证据距离立案还需要一点时间

本来这样的案件是可以调解的但是我一开始就明确拒绝调解

我要的是他们亲自品尝他们自己种下的恶果

14

从警局出来顾成萧堵住了落单的我

江雪私下和解吧他直接说

我拒绝

你别以为你过了 A 大复试线就安稳了你难道以为我在 A 大那边没有朋友他气急败坏道

所以呢我看着眼前这个曾经我还觉得是一位好老师的中年男子心里只剩下鄙夷

你如果好好配合之前的一切就扯平你我既往不咎各走各的道他说眯了眯眼睛

如果你不配合你拼命考试得到的机会恐怕就白费了

又在威胁我

难道他认为他真能胁迫到我

还既往不咎

我笑顾成萧你不打算用开除学籍来威胁我了

他冷着脸看我谢谢你的提醒我完全可以这样做

我笑当初你用手段让顾筱顶替了我的保研名额的时候可没有一了百了直接开除我

我真后悔没有早点开除你他厉声道

我没有应声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只想笑

所以他朝我走近一步威胁道你给我老实一点

我没有应答而是后退了好几步划出了一个安全距离

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录音笔

按下了播放键

你别以为你过了 A 大复试线就安稳了你难道以为我在 A 大那边没有朋友……

我痛快地看到他瞬间一僵然后脸色就变黑了

他就要跑上来抢

可是这里就在警局外面而且我在按下播放键之前已经和他保持了距离

我不会被他捉住

我笑你就算是抢了这一份那又怎样我已经云同步了抢走了我也能在其他地方下载

江雪他简直暴跳如雷你难道不知道偷录不算证据吗

我当然知道我说可是就算这不算证据也能成为足够的理由让人调查你调查顾筱保研的事情了

15

他一愣说没想到我等在这里说我狡诈

我狡诈

那他是什么

我的律师从旁边走了出来护在我的身边

刚刚出警局我是故意落单的

顾成萧说话滴水不露我在几个月以前就已经领教过了

他很谨慎擅长说那些似是而非的话看起来这项技能已经成为他的日常所以必须找到一个切入口

而今天就是最好的时机

所以我故意落单让暴躁的他想不了那么多对我有话直说这才拿到了这个录音

这份录音是不算法院承认的证据但却可以撬动很多东西

首先我要求公布当初保研的各项数据就有理有据

就算是学院甚至学校想压下来那么我只要有这份录音在手就能时刻往上举报

学院不行找学校学校不行找教育部门教育部门都不行直接打热线

一级一级无论是用相关部门的力量还是广大网友的力量我一定要让这件事情得到重视

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顾成萧有点慌了他嘴巴张张合合好像想要说什么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最后落荒而逃

16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不断地来骚扰我

警方已经立案了顾筱和她父母整天给我打电话来找我到了后来不断谩骂

顾成萧却诡异的没有一点儿音讯

或许他在等我复试被刷下来

这样如果我选择调剂那么就还得去求他

那样那个录音就没有任何作用了

在这样的氛围中我去复试了

这次我比之前更加谨慎

一切都很顺利

又过了几天报考学校官网上公布了名单我在上面找到了我的名字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 6 月份会收到录取通知书

所以我不能让这个意外发生

不能让顾成萧阻挠我

果然顾成萧的电话打来了

我没有任何犹豫地挂断然后直接向本科学校举报了顾成萧的所作所为

才举报不久顾成萧的电话又打来了

我没接

他又打

我还是没接

再然后就是一条短信

我没有动你复试你还举报我江雪你这是要鱼死网破吗

我笑直接把他拉黑

17

顾筱的审判经过一段时间的拉扯终于等到了最终判决

在律师的帮助下顾筱不仅仅要赔偿我各种损失费用还要被拘留一段时日

顾筱父母那边也在不断周旋这是最后拉扯得到的结果

可是这还只是开始

保研的事情一开始我上报院方直接被顾成萧拦截了下来

然后我直接上报校方并且在公众平台把这件事情捅了出去

学院领导随意修改学生保研分数剥夺一个学生多年努力应得的保研名额并且把名额给自己的亲戚

而且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已经做过多少次

这可不是悬挂在高空和自己没有关系的吃瓜事件而是关系到众多保研考研学生的自身切实利益

录音里面还有我后续自己考研复试还要被威胁的事情

这一下子寒了多少学子的心

因为正是考研的热季帖子一经发出一石惊起千层浪

瞬间变热帖

而这时候有人翻出了我考试拉脱水的帖子和顾筱的判决书两者直接对应了上来

标题你们看我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瓜

内容去年考试的时候我们学校传闻有个女的因为考试太难拉脱水了被救护车拉走我刚才发现拉脱水这位就是被顶替的学生

然后我又看到了这份判决书天呀原来她是被人下泻药弄成这样的竟然是连环套太惨了

……

之前那帖子热度都还在上升这个帖子更是势如破竹

无数人回帖

大家都愤慨激情发言

随着热度的增长压力一下子就给到了学校这边

这下不管是想捂住还是不想捂住总之肯定是捂不住了

18

学校立即表明严肃调查

并且成立专门的调查组进行调查

还叫了我一起配合

顾成萧早就已经被放弃这速度更是快得飞起

用不了多久各类消息得到公示

顾成萧被辞退并且追责

顾筱取消保研资格并且开除学籍

某周姓辅导员以及相关的人员都得到了应有的处罚

而我他们商量了一下研究生的事情我也没有为难他们因为我对现在考到的学校挺满意的

我得到了正名

他们也受到了相应的处罚

就在我以为事情要结束了的时候

另外一个帖子忽然热度飙升

是顾筱高中那边的事情

标题顾筱从小就是个作弊精

内容顾筱在高中的时候每一次考试都名列前茅到了高三模拟考的时候更是次次年级前三那时候她可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直到她高考发挥失常大家都说她和平常实力大不相符太可惜了劝她复读试试

可是没有人知道她其实每一场考试都在作弊等到高考没办法了终于原形毕露

本来我以为她到大学就会有所收敛现在看来根本没有

而且听说她还在明知别人有男朋友的情况下各种骚扰有女朋友的男同学真是恶心

……

本来顾筱的事情最近就很热门这个帖子也一下子小爆了

没过多久就有人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我发的帖子

我说没有

实际上也不是我发的

但是我想我可能知道是谁

我看看桌面上的那个快递盒

还有程屿在离开之后我给他女朋友发的短信与回信

琪琪顾筱和程屿是怎么回事

琪琪别提了那绿茶恶心死了程屿都告诉她我是他女朋友了她还各种粘着程屿说什么她爱他是她的事她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

琪琪你知道吗她还给程屿说我各种的坏话说我丑气死我了好像她多好看一样烦死了

琪琪也不是说我看不得程屿和女性朋友来往你看平常你和程屿一起做活动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因为你们是正常交流她不是

琪琪还好程屿觉得我说的对他可讨厌顾筱了我听说顾筱不仅在他面前说我坏话还可劲儿说你坏话呢你小心点

19

在等待考试分数出来的那段日子我也没有闲着

有人给我寄了一箱各种关于顾筱做过某些事的证据

寄件人是某超市代寄也不知道是谁

我没有去调查

而是从那箱快递里面拿到了顾筱的家庭住址

我带着表妹过去溜达了一圈表妹装作是顾筱的同学帮我打听到了很多信息

包括不限于好胜心强家里面期望高以及她一向非常优秀总是第一之类的

再结合后来得到的消息能够明确知道这些第一都是她用某些方法得到的

这样就不难推断出来她想在大学时期用之前在高中用的方法至少要个班级第一可是我一直压在她头上她对我心怀不满

最终导致她恨我的节点估计就是程屿了

虽然我和程屿没有什么大家以及程屿的女朋友都不觉得我们有什么但是她本就讨厌我这下更是我做什么事都是错的

所以在要拉下来一个人顶替时她毫不犹豫选了我

但是这个帖子不是我发的

具体是谁我心里面有一些猜测

我都已经被这样针对了那么程屿女朋友呢

是否也经历了一些恶心得说不出来的事

当然这只是猜测

也或许她伤害的人太多墙倒众人推是其他苦主干的也不一定

20

后续就是顾成萧被赶出学校顾筱人人喊打

直到最后一切尘埃落定

我在朋友圈说了一下帖子的事情以后就耐心地等待我的录取通知书了

经历了这样的事情我打算出去走走

放松一下心情

在我出发前一晚

我收到了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号码发过来的一系列恶毒短信

里面用各种恶毒的语言对我进行攻击与谩骂

直到最后一条——

你给我等着

我直接把这号拉黑了

我早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知道这辈子我和他们一定会纠缠不休

可是难道这样我就要息事宁人

笑话

我不反抗他们就不会再欺负我了

顾筱对我的恨难道会因为我的软弱而消失

不可能

从顾筱对我产生恶意并且行动开始这一切就不可能轻易结束

我能做的只有不断让自己强大起来

强大到让他们觉得害怕到时候他们就不敢再轻易威胁我

不过我看看火车票

决定还是等一等再去玩吧

于是把车票改签了

6 月我拿到了本科毕业证收到了报考学校寄来的录取通知书

9 月我准时并且成功在新学校报道

我相信我的未来一定会很美好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