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

文 / im1s 阅读 / 42 May 7, 2022

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

这是她最后一次吻醒对方距离第一次这么做已经过去了二十年

二十年前她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少女身为童话大陆最强盛富饶王国的国王独生女与法定继承人又拥有无上的美貌真正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连忍受不了埋在二十床棉被下的一颗小豌豆这种娇贵任性也能被旁的人当做珍贵的优点交口称赞

只差一份热烈甜蜜的爱情她的人生就算得上是真正圆满

她憧憬着期待着但没有急躁过担忧过

美貌公主碰上一见钟情的帅气王子这在童话大陆上是像日升日落潮起潮退一样注定要发生的事

爱情在等待中如约而至可令公主在成年舞会上一见钟情的不是年轻的王子而是一位相邻小国的中年国王

他的原配妻子刚在去年冬天去世留下一个连话都还不会说的小女婴

消息一出举国哗然所有人都认定这不是一对相配的恋人

可就连最厉害的女巫也解除不了爱情施加在公主身上的诅咒她彻底着了魔涉世未深的少女怎么抵抗得住中年男人的风度翩翩情意绵绵

公主的母亲愁的整日以泪洗面而国王陛下更是气的想要出兵将那个小国家从童话大陆的地图上直接抹去

任性的公主也感到了害怕爱人的情书还在一封接一封地偷偷送来她看着那些漫在字里行间的情意既甜蜜又焦急

思来想去公主趁着夜深人静潜入王宫花园

当公主还是个小女孩时曾知晓过一个秘密她那靠着一双水晶鞋欲擒故纵了王子丈夫的的姑妈为跻身皇室不惜嫁给野兽的表婶还有凭整形手术获得一双美腿却在婚后生出一双鱼尾儿女的舅母都或多或少透露过部分零散的信息拼合起来就是公主所知晓的真相

午夜十二点去亲吻王宫花园里那朵最鲜艳的玫瑰花蕾有个沉睡的恶魔藏匿其间会因公主的吻而醒来

凡人能跟恶魔交易什么呢公主还记得自己曾拽着对方厚厚的裙摆好奇地问

呵呵上了年纪的女人转头许多张曾经美丽但却被衰老摧残殆尽的脸重合了语气亦是同样的漠然当然是爱情

那时年幼的她不懂这话的含义如今也未必懂但她等不得了

公主掐准午夜钟声响起的时机踮起脚尖吻上那朵开在最高处的玫瑰花蕾看花瓣片片缓缓绽开紧张又迷茫

薄雾散去恶魔显形

模样倒不如传言的可怕至少没让公主觉得反感

美丽的公主殿下恶魔刚被打扰了美梦还在打着哈欠但已经尽职尽责地鞠躬示意承蒙召唤有何贵干

让我可以嫁给心上人公主急切地恳求道她知道恶魔有化不可能为可能的本事

恶魔盯着她这个可不免费

公主明白与恶魔交易的规矩但毕竟还是有些害怕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几分你想要什么

王位恶魔回答道你要继承的王位

公主吓的退后一步你想要成为这个国家的国王

不不不恶魔微笑着摇头我可当不了人类的国王我只是要你用放弃王位的继承权来交换那桩你想要的婚姻

可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公主没想明白怎么算都只是自己吃了亏

我是恶魔对方嘴咧的更开了损人不利己是我们这一族的最爱

公主答应了这次交易用王位的继承权换取了一袭洁白的婚纱出嫁的场面很冷清父王母后都站在高高的城堡之上没有下来送亲王公贵族们更是避之不及生怕与这位被贬为平民的倒霉公主扯上什么关系

可即使全部嫁妆只有手中的一捧红玫瑰那时的公主依然是笑着出嫁的

她毅然放弃了自己的大世界坦坦荡荡走进了爱人的小世界

抵达丈夫王宫的第一件事是将那捧玫瑰插进王宫花园的泥土里看它立即扎根发芽爬满了王宫后院半面墙壁一朵又一朵鲜红的花蕾绽开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随着微风轻轻晃动这场景与她熟悉的家乡是多么相似

新娘看着那些花笑了笑容中满满的全是幸福

她回家了

***

爱可以战胜一切年轻的公主这么坚定地相信着童话大陆上所有动人的故事都是这么讲的

可惜故事和生活毕竟还是有差距

公主现在已经该称呼她为王后了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不同

失去了王位继承权这项最贵重的嫁妆平民王后的位置并不如表面看起来光鲜贵族之间的客套都得用权势的砝码仔细称量空有位置没有背景的王后哪儿经得住老狐狸们的审视目光

更何况不知何故她一直没有生出孩子来维系声望的筹码又少了一大块

所幸她仍有无上的美貌还能吸引住国王爱恋的目光

这就够了王后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好抱怨的自己选择的就只是爱情啊

而且她也很喜欢那个还在摇篮中咿咿呀呀的小女婴这孩子长得非常漂亮皮肤像雪花一样白皙嘴唇像鲜血一样红润在王后把她抱在怀里时会露出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王后爱这个孩子就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

在同龄女孩儿仍赖在父母身边撒娇的时候王后已经肩负起一名母亲的责任来了

可继母这个名号不是那么好当的

亲生母亲尚且会犯错更何况一位从未受到养育子女教导的年轻女孩呢一切过失都是罪证每次辩解都是心虚王后是个恶毒继母这种谣言如一种传染病菌从侍女开开合合的大嘴边飞到侍卫贴在墙边的耳朵里再经由那些原本觊觎王后之位而不得的贵族少女们携带者嬉笑打闹很快就将所有王公贵族的脸色都染的又阴又暗似笑非笑

势单力薄的王后假装对这一切都听不到看不到只尽心尽力地照顾着前任王后留下的小女儿清晨为她扎辫子深夜给她掖被角阳光明媚的午后带她去开满玫瑰花的后花园唱歌跳舞

女儿的依恋让她觉得很幸福

但那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小女孩也会在每个参会者都心怀鬼胎的王室舞会上毅然甩开自己牵着她的手走向大厅另一侧的人群那片滋生谣言与嘲讽的温床

王后第一次品尝到了绝望的味道

可我还有丈夫的爱啊她安慰着自己转头却看见国王正搂着另一位邻国公主在舞池中翩翩起舞神色温柔年轻公主被逗的呵呵发笑

自己当年被吸引时仿佛也是这幅模样

王后捂住嘴巴恶心欲吐

没人注意王后在舞会结束前便已悄悄退场折返回自己空荡荡的卧室在梳妆镜前面对眼角浮起的第一丝皱纹失声痛哭眼前浮现的全是以前姑妈表婶舅母们面对还是光鲜少女时的自己时脸上那份嫉恨又怜悯的微笑

以前她不懂现在她懂了

嫉恨是因为她们早已失去了美貌怜悯是因为她们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也会变得跟她们一样

王后猛然站起身急急地走向王宫深处的花园一边抹去脸上的泪痕一边狠狠亲吻着那朵在月光下最美最大的玫瑰花蕾

哎呀呀我的公主殿下恶魔还是那副没睡醒的模样揉揉眼眶语气散漫承蒙召唤有何贵干

我要跟你做个交易王后已不再怕他直接说出了要求

恶魔笑了你要什么

永远的美貌她回答道

恶魔开始换上感兴趣的神色那个也不便宜

愤怒中的女人是不缺勇气的你开个价

恶魔假意思索了一会儿伸出一根细长的手指一个孩子

王后呆住了什么

用你的第一个亲生孩子来交换恶魔慢悠悠地解释道收回手指放在嘴角露出的利齿边轻轻撕咬这可算是给老顾客的优惠价了

乌云遮住了月亮王后的胸脯剧烈起伏了几下过了很久才将脸色藏在夜晚的阴影中轻声回答

恶魔轻飘飘的笑了几声又消失在那片薄雾之后了而藏在重重叠叠的玫瑰枝叶与利刺之后的墙壁上现出一面光洁的魔镜王后走到镜子前看见镜中倒影是一张完美无瑕的少女脸

王后满意地笑了提起裙摆转身欲走却被散布在地面的藤蔓绊住重重地滚下旁边的石头阶梯暗红的血流了一地像是凋零的玫瑰花瓣

美貌的王后流产了

她失去了自己的第一个亲生孩子

至于第二个也永远不会再来

***

每一个王国的子民都知道他们的王后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可他们也知道她既没有娘家的权势也没有能力孕育子嗣

真是可怜呐每个乡野农夫都这么叹道假装自己同情的语气里没有多少幸灾乐祸的意思

至于王后本身倒是没有多少机会听到类似的言语她已经习惯了赶走侍女和卫兵自己一个人坐在王宫后花园的玫瑰丛里一呆就是一整天

陪伴她的是那面魔镜

只要每天照一照美貌的魔力便不会消散

而且这面魔镜会说话能陪她聊天据说还能诚实回答所有的问题

这项功能是恶魔对第二次交易条件打的折扣一件不痛不痒的附赠品

但王后问它的问题其实不太多

她能问什么呢问为什么国王很久都不来看望她问那些有关邻国公主的绯闻是怎么回事问他当年热烈的追求自己是否仅仅只是看重她背后的娘家权势问事到如今他究竟还是不是那么爱自己

真正想知道答案的问题反而是不敢问出口的

渐渐的王宫里又传出了新的谣言王宫的花园里藏着一名可怕的女巫每天半夜都会念叨着最恐怖最邪恶的咒语施展害人的巫术

可事实上那只是孤单的王后一遍又一遍地问着那面镜子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这样的回答才是最安全的

仿佛只要美貌还在丈夫曾经的迷恋就不会消散她就依然可以自欺欺人地活下去

***

王后的继女新一代的公主日益成长也渐渐拥有了非凡的美貌

人们开始称呼她为白雪公主

有好事者开始私下讨论公主与王后究竟谁长得更美

王后原本是不太在乎这些的

虽然白雪公主跟她已经有好几年不亲近了可毕竟是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是她的女儿她的家人王后不觉得自己跟她有什么好比的

不过流言是个喜欢煽风点火的小妖精王后就算再后知后觉也从各种窃窃私语中得知了白雪公主与她过世的母亲前任王后长得很像

而根据传言国王与前任王后感情是出了名的好

王后依然没有把这些说法放在心上可国王对白雪公主的爱护明显已经超出一位父亲该有的程度他像娇惯一位小情人的态度满足女儿的所有无理要求却会因为邻国来的白马王子在舞会上多看了她一眼而勃然大怒

不堪的流言蜚语传的更开了

终于有一天王后发现自己丈夫看向白雪公主的目光里面有着某些会刺痛她心的东西

这个虚伪的男人这个恶心的男人

王后气的浑身发抖

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询问魔镜自己的丈夫是否对继女怀有可怖的不伦之恋

魔镜的回答却是否

可还没等王后来得及松口气魔镜平板的声调又响了起来真相藏在王宫最顶上的那个上了锁的房间里

王后有些犹豫

在她嫁过来的第一天国王便告诉她王宫的每一个房间她都可以去只除了最顶上那间上了锁的房间王后原本也不算一个好奇心旺盛的人这些年来早就忘了还有这么一个房间的存在

夜深人静开锁的声音显得特别清晰王后觉得有点害怕

不过等门打开真正需要害怕的东西藏在里面

房间里摆满了干花香薰味浓烈的令人作呕房间中央安放着一具华丽的水晶棺材里面躺着一位没有呼吸的贵妇王后只看了一眼便认出这应该是白雪公主的生母

她和她的女儿真的长得非常像

王后哆哆嗦嗦地靠近水晶棺发现这个可怜女人的脖子上还有一道深刻的勒痕王后曾在观看绞刑时在那些死囚脖子上看到过类似的痕迹

这可不符合前任王后暴病身亡的官方记录

王后恐惧地往后退了几步不小心碰开了旁边的柜子柜子里装满的干花倾泻而出

随之一起涌出的还有埋在花中的许多少女的干尸

王后从每一张干瘪空洞的脸上都看到了白雪公主的影子

事后她怎么也回想不起自己究竟是以怎样惊人的镇定将一切事物回归原位然后悄无声息地锁上门走回了花园

魔镜告诉了她先前问题答案的后半部分

前任王后的死是因为白雪公主根本就不是国王的女儿

一阵最阴冷的寒意袭击了王后她惊叫着晕倒在了那片密密麻麻的玫瑰花田里

***

之后一段日子里王后试图说服国王为白雪公主订一门般配的亲事每提及一次都会惹的国王狂怒指责她是出于嫉妒才想赶走他的女儿

王后克制地保持着沉默

事实上她也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只是一位徒有其名的空壳王后全部能做的也很有限或许该就这样事不关己地当个旁观者直至自己对这个男人的爱意耗完的那一天

可白雪公主却先来找她了

那是个混乱的深夜哭花了妆容的少女一头扑进她的怀里祈求能从她这里获得帮助

白雪公主怀孕了

孩子的父亲是邻国的白马王子

父亲如果知道了一定会想要杀了我的他已经知道了少女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恐惧可我真的很爱白马王子为了他我什么都可以放弃

王后一时有些恍惚她从这个女孩的泪光中仿佛看见了许多年前的自己

那个为了爱情情愿向恶魔请求帮助的天真少女

于是王后替继女安排了一次出逃一面竭力安抚暴怒的国王一面私下授意一名假装成医师的猎人献上一盘血淋淋的动物胚胎告诉国王公主的孩子已被打掉

只可惜这没能骗过精明的国王

国王一把抓起那盘血肉模糊的器官当着所有王公大臣的面扔在王后脸上

王后安静地立在原地任由污秽滴到自己头发上裙摆上内心竟然没有一丝波澜

她已经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了

***

王后第三次吻醒了沉睡的恶魔

亲爱的公主恶魔迅速从美梦状态切换成清醒状态承蒙召唤有何贵干

王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要解除这桩婚姻

一个无权无势的王后无法靠人类所制定的流程解除与国王的夫妻关系这就是她再次唤醒恶魔的原因

恶魔双眼一亮甚至还愉快地吹了个口哨这个价钱相当贵哦

王后问他你要什么

爱情恶魔微笑着回答你将失去毕生的爱情

王后垂下眼睑过往的甜蜜回忆一桩桩一件件涌过心头最终却全都变了质变成了腐在心底的烂泥

她淡然地点点头

恶魔目光灼灼地看向她深深地鞠了一躬如你所愿

第二天国王便在狩猎场上摔下了马直接将脖子折断全国上下都换上了丧服或真心或虚伪地哀悼他们国王的意外逝去这其中也包括变为寡妇的王后她一身黑裙地站在礼堂中央厚实的面纱让人看不清她哀恸的神色

事实上她一滴泪也没有流

爱早已不再

***

关于谁是继承人这件事贵族们分成了两派一派支持王后一派主张找回白雪公主

王后不蠢她知道最后被选中的无论是白雪公主还是自己剩下的那一个结局都会很凄惨

而被选中的那个也逃脱不了被迫嫁给某个衰老贵族一生成为傀儡的可悲命运

所幸白雪公主的藏身之处只有之前安排了出逃事件的王后知道于是被软禁的王后趁着夜色溜进王宫花园第四次吻醒了恶魔

这么快就又再见了可怜的公主恶魔这次看起来终于一点儿睡意都没有了他微微皱起了眉头承蒙召唤有何贵干

救出我和白雪公主王后说道

啧啧恶魔难得摇了摇头这个要求的代价我怕你不肯付

然后他附在王后耳边轻声讲出了这场交易的代价

王后的表情先是有些惊愕继而是纠结思考很久决定换一个要求那么给我一颗能让人假死的毒苹果

剩下的工作她会自己完成

恶魔露出了复杂的笑意随手摘下旁边一朵玫瑰在手中幻化成鲜红欲滴的红苹果交到王后手上

王后没有马上接过苹果而是先抬眼望他这回你想要什么

家人恶魔回答

这份代价也不小王后早已明白与恶魔的交易从来没有表面看起来那样简单对方真正索取的自己确实付出的很可能要比约定的要多出太多

可她此时此刻也再无别的选择

无助的王后只能暗自祷告希望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同恶魔做交易了

望着王后匆匆离去的背影恶魔却没有像往常那样马上消失

我们很快还会再见他说

***

王后费了很大力气才找到机会伪装成一位老妇人偷溜出了王宫

她只有一天的时间来回以免被软禁她的人发现追捕

吃了这颗苹果就能以假死的方式更换身份她对白雪公主说从此过上自由的生活

但苹果只有一颗谁来吃这个选择权她决定交给自己的继女

其实她完全可以自私一回她甚至在来的路上好几次将苹果放到了嘴边可是她忘不掉许多东西

忘不掉那个小女婴第一次看见自己便咧嘴笑起来的样子忘不掉那个小胖妞第一次被自己牵着晃晃悠悠学走路的样子忘不掉那个小姑娘第一次摘下玫瑰红编成花冠笑呵呵地戴在自己头上的样子……

即使毫无血缘关系那又怎样白雪公主就是她亲自养大的女儿她硕果仅存的家人

她这糟糕的一生已经不剩多少美好的东西她不想连最后一点珍贵的回忆都背弃

可同时她也得承认看见白雪公主毫不犹豫地咬了一口苹果时自己心中仍然迸发出许多失落

她明白对方心中已经不再当她是家人了

这就是与恶魔交易的结果

也是她自己的选择

***

白雪公主的死讯很快传遍了整个童话大陆

而她是被王后继母用一颗毒苹果害死的流言也随之传播到了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

但王后顾不上去管这些她得拼劲全力去对抗国内的两股势力

那股一直想要娶她的势力还有那股曾经想要杀她在白雪公主香消玉殒之后变得也想娶她的势力

她在这种夹缝中艰难取得了一点点平衡暂时保住了脑袋也不用被迫嫁给谁成了整个国家名义上的女王

甚至还能抽出空来将解药和解释真相的信件一同送去给了白马王子

白马王子也不负所托救活了自己的恋人无知民众们不会怀疑这其中的蹊跷乐得相信王子用一个充满爱意的吻唤醒了白雪公主这种鬼话

反正童话大陆上所有没尿性的故事都是这么写的嘛

听说邻国举行了白马王子与一位平民女子的婚礼消息时王后来到王宫花园默默地扎了一顶玫瑰花冠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有些幸福即使她自己这辈子都无缘得到但能知道它确实存在也挺好的

***

但这个故事并没有到此为止

没多久白马王子领着军队攻了过来打的是消灭弑君者迎回新女王的旗号

弑君者自然就是指如今的女王陛下

新女王则是白马王子之前迎娶的平民女子白雪公主

吃瓜民众们最爱翻人黑历史而如今女王陛下可以翻出来的黑历史可谓数不胜数虐待继女谋杀国王甚至还想用一颗毒苹果害死可怜的白雪公主

一桩桩一件件都变成了街头巷尾的热闹谈资

这真是个恶毒的女人呐乡野农夫们都这样说假装自己充满正义感的语气里没有多少嫉妒的意思

已经没人肯相信曾经有个纯洁无暇的公主情愿放弃这片大陆最富饶的国家的王位继承权为爱奋不顾身敢只捧着一束红玫瑰就坦坦荡荡地嫁了进来

大家都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有了民众的支持女王的军队节节败退很快白马王子的军队便兵临城下城里火光冲天鬼哭狼嚎好一片凄惨的景象

女王陛下居高临下地站在城楼顶上望向同白马王子并肩而立的白雪公主

现在她的继女也是王后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女王陛下沉声问道

白雪公主有些尴尬地别过头去很快又坚定地转了回来回答了继母的问题

因为我从来都知道要当一个无权无势的平民王后太难了

***

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

这是她最后一次吻醒对方距离第一次这么做已经过去了二十年

二十年前她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少女身为童话大陆最强盛富饶王国的国王家独生女与法定继承人又拥有世界第一的美貌真正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连忍受不了埋在二十床棉被下的一颗小豌豆这种娇贵任性也能被旁的人当做珍贵的优点交口称赞

只差一份热烈甜蜜的爱情她的人生就算得上是真正圆满

可爱情来了人生却并不圆满

事到如今又有什么好后悔什么好埋怨的呢

这一切难道不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吗

我最爱的公主我们终于又见面了恶魔的脸上第一次没有笑容这一次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公主无力地摇了摇头我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跟你交换了

白马王子的军队已经攻破了城门很快就要杀进王宫所有贵族都与仆人逃跑的一样狼狈只有她镇定地走进了王宫最深处这个一直陪伴着她的玫瑰花园

她只希望最后时光能有人陪她说会儿话

恶魔纠正道你还有一样东西没跟我换

那是她所拥有的最昂贵的东西曾经身陷绝境也不肯用来跟恶魔做交易

公主笑了笑容与脸色一样惨白可我也没有什么东西想要了

一路走来她真的很累了她甚至很羡慕恶魔可以长久地沉睡外面的纷纷扰扰都不必管那么轻松那么惬意

那么……恶魔思索着语气居然变得有些可疑的犹豫……我有东西想跟你换

什么公主觉得这大概是这辈子自己最后一次吃惊了

我要你的灵魂恶魔说道

公主微微睁大了眼睛那你要用什么跟我换呢

一份纯净的灵魂值得上很多东西恶魔穿过长满利刺的玫瑰丛朝公主靠拢我可以给你一座富饶的王国一个可爱的孩子还有一段永不落幕的完美的爱情

公主笑了笑的很开心她想起了姑妈表婶还有舅母们对曾经还是个小女孩的自己所提问题的回答

凡人能跟恶魔交易什么呢

当然是爱情

她懂了她终于懂了

恶魔走到了公主面前将一支火红的玫瑰举到她面前问公主是否愿意交换

这一次公主没有迟疑接过玫瑰亲吻上了对方的双唇

下一秒所有玫瑰枝丫都开始疯狂生长像潮水一样势不可挡爬满了城墙包围了城堡将白马王子的大军挡在了城外将城堡里的时间冻结在了这一瞬间

再没人能靠近这座被玫瑰藤蔓包围的城堡它被世界所遗忘

只有偶尔的传说中说那座城堡的最顶层房间里摆放着一具水晶棺里面沉睡着一位美丽的公主等待着未来的某一天爱人最深切的吻将她唤醒

至于这位爱人究竟是王子还是恶魔那就没人知道答案了

不过没关系童话故事嘛都是这样没头没尾的

我们只需要知道从此以后公主与她的爱人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直到永远

END


添加新评论